来源:
成都商报
责任编辑:
林静
2016-08-15 09:20:29

13岁少年为抢苹果手机烧伤教师 写道歉信忏悔

1.jpg

  昨日,小武在父亲陪伴下,来到被他纵火烧伤的女教师杨冬玲的病房,向她道歉。

  13岁小武 他的道歉信

  “尊敬的杨老师:

  对不起,我不应该伤害您。何况您还是一个跟我素不相识,毫无过节的人民教师。我好后悔,我伤害了您。如果时间能倒流,我不会做任何犯法的事情,更不会伤害您。杨老师对不起,祝您早日康复,恢复以前的容貌,回到您以前教育那些高山里面的同学们(身边),让他们以后不要学我走这条不归路,让他们成为社会的栋梁、国家的人才。杨老师,对不起。”

  在泼汽油烧伤女教师杨冬玲后,13岁的小武一直被父亲关在家中。昨日上午,小武跟着父亲专程从金川县来到了四川省人民医院看望杨冬玲。

  昨日上午,面对激动的伤者家属,小武走到杨冬玲老师身边,沉默不语,拿出了一封事先写好的信表达歉意和愧疚。然而,遗憾的是,虽然杨冬玲表示“我想看看他(小武)”,但最终她却未能清楚地看到小武。

  面对 /

  父亲在家守了他两月

  这一次带他来蓉看望女教师

  8月13日午后,李东换了一件衬衫走出家门,准备前往成都,看望刚做完第一次植皮手术的杨冬玲老师。

  电影《老炮儿》里有一句台词:“自己惹的事自己圆,自己圆不了的事他爹给他圆”。这句台词,作为小武的父亲,再没有比他更感同身受的了。事发后,他到医院看望过杨冬玲,并拿出8万多元作医疗费。然后,他没再外出打工,几乎整天在家守着小武。如果要外出,他就用铁链锁住小武的脚。不过,与他第一次独自去看望杨冬玲不同,这一次他喊上了儿子小武。

  “我在家里守了他两个月。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,只有让他看初中教材和中央电视台十二频道的法制节目。”

  李东表示,让孩子去看一眼被烧伤的杨老师,一是看看他给别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,“让他面对眼前的一切”;二是表达歉意和忏悔。“如果伤者家属情绪激动,即便忍受不了(动手),我都能理解。”

  换好衬衣,他再次问小武“要去不?”小武低头不语。李东没有逼迫孩子,半个小时之后,小武点了一下头:“想去。”

  出门前,李东的母亲喊住了他,“把我前段时间存的3000块钱拿上。”李东应了一声:“已经拿了。”

  在近9个小时的路途中,父子俩一句话没说,小武将脸对着窗外,眼神随高山河流上下转动。外面的世界,让他感到好奇。

  他上一次到成都是在去年,当时他偷了奶奶几千块钱,和几个朋友前去“闯”了十天,最后落魄而归。

  忏悔 /

  少年病房拿出道歉信

  后悔没当面念给杨老师听

  前晚到达成都时,已是深夜11点,父子俩在宾馆住下。昨早8时许,两人来到四川省人民医院烧伤科病房。越到医院,小武的表情越沉重,“亲戚们告诉我,网上很多人说要枪毙我,有的还说要把我拉到监狱去。”

  到达医院时,记者问他,愿不愿去见被他伤害的杨冬玲老师。他点了点头,“想去。”刚一进病房,杨冬玲母亲就认出了曾到过医院的李东,看到躲在李东身后的小武,她愣了一下,脸色一下黑了下来,一边哭一边说:“你自己来看一下嘛。你把人烧成啥子样子了,你怎么下得去手?!”

  小武有些不知所措,紧张地往墙角里站。杨冬玲的妹妹和姑姑激动地边用手将小武往病床边推,边揭开病床上的围布,让少年走到床前看清楚“自己造成的后果”。掀开围布,刚做完植皮手术的杨冬玲上半身涂满了药,脸上也没有完整的皮肤,小武站在杨冬玲身边,保持着他被关在家中这两个月来固有的表情。

  “你走!你走!”面对小武,情绪激动的杨家人说。小武仍然沉默,他掏出一封信放在病床旁的桌上,然后一步步挪出了病房。

  李东仍然站在病床边,独自面对杨家人的指责。“没有请他们原谅,就是来看看杨老师,表明我们不是不关心不出面。”

  小武留下的信里写道:“尊敬的杨老师,对不起,我不应该伤害您。何况您还是一个跟我素不相识,毫无过节的人民教师。我好后悔,我伤害了您。如果时间能倒流,我不会做任何犯法的事情,更不会伤害您。杨老师对不起,祝您早日康复,恢复以前的容貌,回到您以前教育那些高山里面的同学们(身边),让他们以后不要学我走这条不归路,让他们成为社会的栋梁、国家的人才。杨老师,对不起。”

  出来后,小武说,信是来之前在家里面写的。他有点后悔,没有当面把信念给杨老师听。

  遗憾 /

  “娃娃在哪,我要看看他”

  老师看了道歉信想见少年未果

  “两个多月了,你们都没来过一趟,电话都没得一个。”杨冬玲的姑姑推搡着李东,指责他没有教育好儿子,事发后甚至一直逃避责任很少来看望。李东一直小声解释,自己没有管教好儿子小武,家里确实困难,没有筹到多少钱,加上出事后儿子需要看管才一直没来。他一边说,一边掏出带来的3000元现金,“你们先拿到,我回去后会继续想办法。”但悲痛难抑的杨冬玲妈妈不愿接钱,李东半跪着将钱塞到了她手里。

  “他说他困难他回去想办法,我们都很理解,但他们要是有诚意,就不会等到今天才来。”杨冬玲姑姑说,这几个月,一直是她们三人照顾杨冬玲,杨冬玲吃不下东西还总是呕吐,令人担心。考虑到杨冬玲的病情和家属情绪,李东没有停留太久。

  病床上的杨冬玲显得很平静。因杨家人情绪激动,小武没能近距离地走到病床前,再加上围布遮挡,杨冬玲未看见小武。小武和父亲走后,杨冬玲突然对妹妹杨冬霞说:“娃娃在哪,我要看看他。”记者随即将小武留下的道歉信念给她听。片刻后,她艰难地吐出一句话:“给我看看字”,记者将道歉信举到她眼前,她逐行仔细阅读,100多个字,看了足足近1分钟。

  “喊他来,我等他。”当记者询问,为什么想见小武时,杨冬玲沉默了一下,“我想听他念(道歉信)”。在她的坚持下,家属们也同意小武再过来,并表示不再激动。但此时,刚经历了杨家人的激动指责正踏上归途的李东顾及儿子安全,不愿带小武再回去。昨日上午9点,躺了一夜的杨冬玲也需要在家属帮助下翻身,不方便见小武。

  “不用了,(以后)我去看他。”杨冬玲低声说道。

  女教师

  娃娃在哪 我要看看他

  小武和父亲走后,杨冬玲突然说:“娃娃在哪,我要看看他。”

  记者随即将小武的道歉信举到她眼前,她逐行一字一字看得很仔细,100多个字看了足足近1分钟。

  “喊他来,我等他。”当记者询问,为什么想见小武时,杨冬玲沉默了一下,“我想听他念(道歉信)”。然而,此时小武已和父亲踏上归途。

  “不用了,(以后)我去看他。”杨冬玲低声说道。(记者 逯望一 于遵素 摄影记者 刘海韵)

分享是一种美德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