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
德阳晚报
责任编辑:
何书阳
2016-06-24 10:41:18

生命中感谢有你

  □ 胡明华(旌阳)

  6月19日,是父亲节。自己向来对各种节日不太感冒,因为如今节日太多,就显得平淡寻常。我固化的观念是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,别在乎节日怎么过。虽然好多节日,是一种提醒一种祝愿一种怀念,但我并不麻木和冷血,一样融合在节日氛围中,感受一份沉甸甸的收获或者别样的情韵思悟。

  起床,打开微信,一则平实的祝福语亮丽眼前:胡哥,早上好!今天是父亲节,祝你的爸爸及家人,父亲节快乐!自己感激中无语凝噎,突然浓郁了对父亲的追思。

  父亲离世整整35个年头,悲痛早已化为风雨飘逝,唯有遗憾永存心间。父亲节,仿佛一把镊子,揭开一层伤痛,让我如何不去缅怀一种深沉而伟岸的父爱。

  父亲,没有留下任何照片和遗物,以致怀念都在默思念想中,对着熟悉的墙角呆如木鸡,跪在重重叠叠的乱坟岗前仰天流泪,站在故乡的竹林间追寻过往……父亲在岁月的长河中最终化作袅袅云烟,在我和弟妹的胸中也只幻化成一种可以寄托哀思的载体,一把可以追忆童年旧事的钥匙。

  记得,杨绛先生以105岁的高寿作别尘世,为波谲人生画上圆满句号那天,我想到了英年而逝的父亲。假如父亲是名人就好了,我记不住父亲病故的瞬间,一定有记者、媒体前来铭记、宣扬他生命弥留之际的光亮时刻,他心脏停止时间一样会精确到日月时分甚至秒。假如父亲是名人,随便翻翻找找也能看到他的音容笑貌,父亲坐过的椅凳也会被人悉数收藏。可惜父亲仅是一粒烟尘,和高山仰止的杨绛先生比是天壤之别。

  面对名人的离世,有时仿佛跟自己亲人一样,悲戚涕零,但对骨子里的感召不会久远,只是那些心灵鸡汤式的文字让人慰藉和律动。父亲虽然在人类历史画卷里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是,却深深镶嵌我的骨髓,成为一面挥之不去飘扬不止的旗子,时常回想那些生命中的点滴,没有壮阔却有波澜,不能撼动天地,却不愧对祖宗。

  父亲,一介平民,在这个世界上仿佛一丝细雨一阵微风一片云朵,改变、影响不了周遭,也注定不会被人们记住。在我的家乡,只有一些长者依稀记得父亲的名字,我怪不了他们,因为我的伯父、幺爸对父亲的音容笑貌都只能简单勾勒几下。况且,再过三十年、五十年、一百年,我辈都将零落成泥碾作尘。父亲,对于他个人来说,人间四十年,多苦少甘甜,生命无光环,稍纵化云烟。而对于社会而言,仿佛一块石头一匹砖,烂了扔弃在一边,寂静落寞不显眼,风磨雨蚀归田间。

  父亲,在这个世界再渺小再短暂,在我胸中却是伟大永恒的。名人留下的是传世经典,父亲留下的是诲人不倦,名人名言响彻云霄海外,父亲家训家风润泽子孙后代。在今生的任何时候,我都会在心里说:爸爸,生命中感谢有你!

分享是一种美德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