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
德阳晚报
责任编辑:
黄勇霖
2017-06-27 09:57:59

毛桃熟了

  唐雅冰(中江)

  校园里种了许多桃树。每到春天,红的、白的桃花竞相争艳,绵延成一条花径。树上花枝招展,芳香四溢,树下落英缤纷,轻盈悠然,引得蜂飞蝶舞,也逗得孩儿们流连花海忘了上课铃声。孩儿脸、桃花面相映成趣,成为校园最美的风景。

  明知观赏桃最主要的价值就在看桃花,我却和很多孩子一样,盼望着桃子成熟,盼望着用自己的嘴去寻找一个答案。

  与其说想尝尝学校桃子的味道,不如说我想找回一段回忆。

  老家院子外面有两棵桃树,是没有嫁接的毛桃,一棵开白花,一棵开红花。只为一个蝴蝶梦,春天,我不止一次地把花夹入书中,盼望几个月后那花能幻化成蝴蝶飞出。等待花变蝴蝶的日子,也是等待毛桃成熟的日子。等待中,桃树也成了我和伙伴的玩伴。桃树不高,我常常两个手各抓住一根枝干,一个后空翻便能跃上树杈。就在那树上,我抓过蜗牛,逮过知了,偶尔也能遇见一只霸气外泄的天牛,提着天牛长长的触角,我可以玩上大半天。就这样,日子很慢,也很有乐趣。

  桃树上悄然发生着变化:嫩绿的枝叶间,缀满了细细的果粒;果子约大拇指大小了,外面被厚厚的白毛覆盖;果子泛青了……肚子里那条馋虫翻天覆地地作怪,一次次指使我把手伸向生涩的果子。未熟毛桃浑身青透,上面密布白毛,摘下一个在衣服上使劲一擦,衣服上便留下一道白色的毛印,我可管不了那么多,塞进嘴里一咬,连肉带核一口咬掉大半,露出还未变硬的桃核,一掐,桃核里便冒出水来。桃子的味道也好不到哪里去,酸酸涩涩,可那时的我却依然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没有等到桃花变成蝴蝶,却等来了谷黄时节。牙缝逃脱的毛桃也真正成熟了!阳光下,一个个鸡蛋大小的毛桃朝阳一面朱红,背阳一面淡白,上面还零散地分布着一些小黑点,有的已经裂开一道口子,露出红红的果肉,散发着诱人的光泽。摘下桃子,轻轻一掰,桃子便裂为两半,里面连核带肉都红透了,咬上一口,脆甜中带点酸味,是我那时候吃过的最好的水果了。吃完桃子剩下的果核也是我的玩具,用来抓子儿,或者串成一串跳洞……毛桃带来的乐趣与惊喜总在不经意间。我和哥姐也栽种过好几棵毛桃树,并且都成活了。

  我慢慢地长大,远离老家在外求学、工作、成家。儿时玩伴如候鸟,飞向适合各自的天地,家乡毛桃那熟悉的味道也离我渐行渐远……

  毛桃,停歇在记忆深处那朵未幻化成蝴蝶的花,总是时时潜入梦境。而今,校园的桃子熟了,红红一片压得树枝垂下高昂的头。孩儿们已经离校,尝不到它的味道,我却可以任意挑选品尝。摘一个入口,味酶复活,酸味直入心底,过后有一点淡淡的甜味,却再也找不到儿时的味道。

  老家,我和哥姐亲手种植的毛桃也应该硕果满枝了吧,可有小馋猫如当初的我一样,爱着它独特的味道?

分享是一种美德

分享